原创李香兰记12-09 07:40
作者:歪儿

摘要: 感激遇到你 .


- 感激遇到你 -



我总是会为麻烦到身边的人而感到抱歉,哪怕是最好的朋友;我也很明白人一旦陷入了某种情绪和困境中,别人是无法带他/她抽离的,真正想通的只有自己,所以很多时候难过不难过也不太想说什么。

如果真的很想说,就只会想到那个和我性格很像的你,因为我总是隐隐觉得,你是我不说话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并无条件理解和支持我的人。

昨天和你说:“我一直有很多事情很想去做,但是总是很犹豫,总是觉得要做好了所有的准备,才能开始去做,好像这样就可以保证万无一失。”你却回答:“只是你一直不敢去尝试啊,根本没有真正的准备好的,你根本没有办法预料一件事情开始后的突发状况;其实根本就是你不敢去做而已,不是没有准备好。”

这一句话让我想了整个晚上,不是在想这句话多有道理,而是在想,你总是能在我快要脱离正轨的时候把我拉回来。

有时候觉得这个世界很糟糕,只是你特别地好。




其实很不好意思的,毕竟我们两年多没有联系过了,从以前每天一有空就聊天,到后来慢慢没有了联系,我总是觉得,一路走来,自己好像弄丢了很多人,包括你,有时候觉得这是因为大家要走的路不同,南辕北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可是有时候又会执拗地认为和你的疏远好像都是自己的错。


可能那时我们真的走得太近了、太了解对方,反而什么都看不清楚。在一段亲密的关系里面,因为太了解,很多的理所当然会让人不自觉地笃定对方绝对不会失望到离开,到最后慢慢疏远了才发现已经把一段关系搞砸了。后来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就表现得态度坚决而冷漠,常常把你拒于千里之外。


我以为及时抽离保持距离,就可以看得更清楚;可是一不小心就越走越远了,后来都没有联系过,告别也那么匆忙,甚至连你生日我也懒得祝福了;其实我想说,我一直都记得你的生日,只是害怕尴尬不敢打扰你而已。



这2年我们都仅仅出现在彼此的微信朋友圈里面而已,谁也没有去打扰谁。就算我们都在写lofter,大多时候都是你在写我在看,我好久没有更新了。可以说,如果没有微信,我们就永远失联了;你手机里存的那个号码我早就不用了,后来都换了3次了。有时我在想,即使是社交网络发达的今天,想要见一个人,也是很难的事情。


之前遇到很多问题都不敢找你聊是害怕自己会沉湎于过去,一不小心就陷入关系的桎梏里面。跌倒受伤彷徨孤军奋战这些我都不怕,唯一害怕的是陷入一段关系的桎梏,因为这种桎梏可能是一生都无法摆脱的。可是最近的一些小事情突然让我明白,和人之间的关系,并不一定会走向支离破碎的结局,它仍然是值得期待、憧憬和相信的。


花了很多时间,才把我们的关系又变成了超好的朋友,唯一不同的是,以前是嘘寒问暖,现在能身同感受。遇到现在的你,我相信男女之间真的会有超好的纯友谊,但前提是很喜欢过不能在一起而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大概,因为我们是同类人,相处也许会很舒服很愉快,但最后往往会被和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人吸引。




后来聊到你现在的生活,你说很享受这种无拘无束、自由自在,一直在说现在过得又多充实多好。其实很想说,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变,在我面前还是会拼命掩饰自己。


3年前,我们从北京路一直走到上下九聊了2个小时那次,你也是这样,总是在说自己过得很好很好。你应该知道的,我根本不想关心你飞得有多高,我只关心你飞得累不累。可是你总是在掩饰,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希望下一次再聊天的时候,你不要再掩饰自己的难过了,这样很见外。



忽然觉得,能看到大学4年喜欢得不得了的人现在平安无事地隔着屏幕像以前一样聊天,而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你和他的关系能称得上「知己」,已经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忽然想起周柏豪《相安无事》里面的一句歌词:最高赏赐,是彼此相安无事。


回忆本来是非常美好的,只要你能让过去的都过去。

“除掉结果,其余得到过,唯盼你那愉快结局,完美里美中不足,会是我。”我一直都很清楚记得,这句你在lofter上写关于我的文章里面的最后一句话。



今年在简书上记录了很多生活中的片段,零零碎碎也写了5万多字,哪怕只是泛泛之交给我的一点灵感我也会写进去,可是偏偏对我这么重要的你,我却从来只字未提,因为害怕词不达意。

今天的文章,只写给你一个人。



文/歪儿

图/pexels

音乐/感激遇到你


- 歪儿 -

“ 我姓梁但能温暖你所有不安 ”

95年疯象水瓶

爱唱反调,偶尔偏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