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鬼脚七12-09 04:22

摘要: 总有人幸福白头,总有人哭着分手。

我觉得自己有很多缺陷,例如,不会欣赏油画,因为我色盲。


我也不会欣赏音乐,只能分辨好不好听,喜不喜欢听。


因此,我喜欢的歌曲,歌词都写得很棒。有的唱爱情,有的讲人生。


这两天,听到一首歌,被感动到了。它既唱爱情,又讲人生。


高晓松为李宗盛 50 岁生日写的《越过山丘》,高晓松说这是他最满意的歌词。


歌词大意是这样的:


越过山丘,遇见十九岁的我。

戴着一双白手套,喝着我的喜酒。

他问我幸福与否,是否永别了忧愁?

为何婚礼上那么多人,没有一个当年的朋友?

我说我曾经挽留,他们纷纷去人海漂流,

那个你深爱的小妞,嫁了隔壁的王某。

我问她幸福与否,她哭着点了点头。

后来遇见过那么多人,想对你说却张不开口。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回到二十岁狂奔的路口,做个形单影只的歌手!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逆着背影婆娑的人流,

向着那座荒芜的山丘

挥挥衣袖!


哦,听到那句:“那个你深爱的小妞,嫁了隔壁的王某”,我汗了一下,高晓松是在说隔壁老王吧?


接着,时光又穿梭了:


越过山丘,遇见六十岁的我,

拄着一根白手杖,在听鸟儿歌唱。

我问他幸福与否?他笑着摆了摆手。

在他身边围绕着一群,当年流放归来的朋友。

他说你不必挽留,爱是一个人的等候。

等到房顶开出了花,这里就是天下。

总有人幸福白头,总有人哭着分手。

无论相遇还是不相遇,都是献给岁月的序曲。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去到六十岁停下的渡口,等着被一条小船接走。

就让我随你去!让我随你去!

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

向着开满鲜花的山丘,

挥挥衣袖!


有人幸福白头,有人哭着分手!


有人吃虾晒娃,有人撒粮虐狗!


你不觉得这就是生活么?


好了,开始听歌!


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