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牌舆情官12-09 08:40

摘要: 看似流行,可记忆点在哪


    近来,电视剧剧名刮起了七言诗词风,《秦时丽人明月心》、《那年花开月正圆》、《人间至味是清欢》...除已播出的剧外,好几部待播的电视剧也是同种取名套路,民国年代戏:《海棠经雨胭脂透》《人生若如初相见》《十里洋场拾年花》;古装言情剧:《花谢花飞花满天》《花落宫廷错流年》;神话剧《香蜜沉沉烬如霜》;现代爱情剧:《十年一品温如言》...



以上电视剧的类型涵盖古今,但单从剧名,真分辨不出是古装剧还是现代剧,是爱情剧还是武侠剧。用七言诗词起剧名,且不论适用无否,如今的片方基本上,都是把套路先用了再说。


实际上,引用或化用诗词做名字,多见于网络小说,《孤芳不自赏》《寂寞空庭春欲晚》《何以笙箫默》《桃花依旧笑春风》...这些网络小说被翻拍搬上荧幕后,为了吸引原著粉丝而沿用原名,无可厚非。



有意思的是,有不少电视剧,在取片名时,会特意改用七言剧名,《那年花开月正圆》最早叫《大义秦商》,是个大气中带有正剧风的名字,后来改成现在这个疑似网络IP的名字,事实上《那年花开月正圆》不是网络IP翻拍。



迪丽热巴、张彬彬主演的古装剧《秦时丽人明月心》,改编自作家温世仁的遗著《秦时明月前传》,前期宣传时一直叫《丽姬传》,开播前变成这个又长又拗口又难记的名字。



而有些网络小说翻拍成电视剧后也抛弃原名,改成七言剧名。张一山、周冬雨主演的网剧《春风十里,不如你》,改编自冯唐小说《北京,北京》,是其“万物生长三部曲”的第三部。后来改成“春风十里,不如你”,被观众诟病,因为这句源自杜牧的《赠别》:“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简译是“扬州各式各样的妓女都比不上你。”



“纪传体”剧名烂大街,另辟蹊径求突围


七言剧名,一时间蔚然成风,与影视剧起名陷入窠臼, “记传体”剧名的泛滥不无关系。放眼近几年的影视圈,大女主戏颇为盛行,而在这股风潮的带动下,《XX传》已然成了大女主戏标准模板,《甄嬛传》《芈月传》《如懿传》《楚乔传》,古装男主剧则喜欢用《XX记》的剧名,如《搜神记》《蛮荒记》《莽荒记》《择天记》。


“大女主戏”起名喜欢《XX传》,这种套路源于《甄嬛传》,但《甄嬛传》原小说的名字就是《后宫·甄嬛传》。反而是《芈月传》的原小说是叫《大秦宣太后》,郑晓龙为了“品牌统一化管理”而改名。《甄嬛传》的正牌续集《如懿传》,基于《甄嬛传》和原著《后宫如懿传》的名声,当然不会再改名。



大女主戏喜欢用“纪传体”剧名,还因为它们是网络IP的“去污粉”。赵丽颖主演的《楚乔传》改编自潇湘冬儿小说《11处特工皇妃》,被看成是SNH48出村作品的《芸汐传》改编自网络小说《天才小毒妃》。这些非主流的名字搬上电视荧幕会雷翻观众,剧名就以主人公的名字来命名,既易被主流价值观接纳,又最大限度地保留原IP的营销和传播价值。



纪传体剧名蜂拥而上后,观众产生审美疲劳,由名字固化了对电视剧的印象,开始诟病中国影视剧创作缺乏新意。于是,很多剧方为了差异化区分,摒弃纪传体剧名模板,而另辟蹊径。


抛弃纪传体这过气网红路线的起名方式,是走向古典诗词风,上面众多七言剧名电视剧一下子涌现出来。


赵丽颖接拍的古装穿越电视连续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该剧改编自关心则乱同名小说。小说在网络发表时取名《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2013年出版实体书时改为《庶女·明兰传》。正午阳光在“纪传体”和“古典风”两个选择之下,选了后者。




而另外一种,则是走向了正剧风,用大气的名字彰显其大投资大制作的底色。范冰冰的新剧,投资5亿的《赢天下》。年初,景甜主演的《大唐后妃传》,春节档上映后改成了更大气的名字——《大唐荣耀》。






改名原因不一:匹配卡司,吸引年轻观众


电视剧改名,七言剧名的出现,显示了片方在去网感方面的努力,但剧方又不想电视剧完全的与网络IP脱节。 即使不是翻拍网络IP,剧名也向网络小说样式的名字靠拢,带给观众一种疑似网络IP的错觉。毕竟改成网络IP样式的拗口剧名能吸引更多80、90后,这些网络小说伴随了他们的青春期,唯美的语言风格影响了年轻人的审美,也影响了他们对电视剧的选择。


特别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微微一笑很倾城》等网络IP翻拍后成现象级电视剧,更是这让这股风潮更胜以往。





吸引观众,特别是年轻观众,已经成了片方关心的重中之重。《那年花开月正圆》为何改名,总制片人赵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一方面是考虑到市场,我们想用新鲜的手法给观众讲故事,《大义秦商》一看就是陕西的故事,可能会影响年轻观众的观看欲望;另一方面是想做一个反差,让有质感、有分量的故事换一种讲述手法,不想让大家一看到剧名就被限定。”     




其次,演员的名气和地位也影响着剧名。透过剧名,往往就能判定出,是大男主戏还是大女主戏。陈坤接拍改编自天下归元的小说《凰权》后,剧名就改成了《凰权.奕天下》,而这个剧集也从古装言情剧变成了古装权谋剧。



电视剧《帝王业》改编自寐语者的同名小说,但在备案的时候,更名为《帝凰业》,虽然一字之差,但意义非凡。《帝王业》小说,表现的是男女主并肩天下的生死相约的故事。这一次更名,已经确定了这是一个大女主戏,完全的大女主配置,传闻女主是章子怡,改名也间接证实传闻。




跟风起名,观众未必买账


一窝蜂地取同类型的名,是当下国产剧的“大男主”“大女主”剧强势的表征,也折射出如今影视创作单一化、翻拍网络IP成常态、演员占主导地位的窘境。其实,很多优质的剧作都是势均力敌的群戏,如《大明王朝》《北平无战事》。这些电视剧的剧情更复杂性,显现人的两面性,观众可以充分讨论剧情。今年的现象级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一群戏骨同台飙戏,照样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观看和议论。





有的剧改剧名,改得还是响应剧情的。如《那年花开月正圆》,编剧苏晓苑从内容角度解释了改名的经过。“这部剧讲了一个女人的故事、一种秦商的精神,但我觉得他们是讲了一种岁月的流逝,一种人生的无法回头的那种伤感,就是说有的时候你走到人生尽头的时候、走到最后的时候,不管你在哪个顶峰上,其实最难忘的你最愿意回头的真是最初的一些东西。周莹最初的青春岁月无忧无虑,爹也在、所有人都在。”


但从上面的七言剧名来看,更多的剧名是故作风雅,跟风创作,乱用诗词还误导观众。剧名就像一篇文章的标题,不仅起到统领全篇的作用,还承担“抓眼球”、引发关注的传播功能。剧名如果不知所云,还拗口,在传播和观众记忆方面已经拖后腿了,甚至看完全剧还是念错剧名。真正的好名字都是以减少传播障碍为优先,像《何所冬暖,何所夏凉》这样的剧名,还不如直接叫《冬暖夏凉》。


套路用得多,自身特色和记忆点也就被淹没,单从统一样式的剧名来看,观众分辨不出电视剧是何种题材,审美疲劳很快又会产生。很多剧名甚至是挂羊头卖狗肉,与剧情不合,只想有个好听追赶潮流、易于营销的名字。


走正剧风的名字也常出现这个情况,像《大唐荣耀》电视剧里无论是男女主角的儿女私情还是整个唐朝大背景都是悲剧的,却要以荣耀二字起名。


从突出影视剧自身特点来看,近几年,汤唯、吴秀波主演的《北京遇上西雅图》改名改得最成功,成了片名营销的最佳例子。该片最开始叫作《美丽有缘》,但新片名更准确地表达影片“爱情奇遇”的故事,北京和西雅图两个城市将不同时空、文化、观念引发的碰撞展现地非常直接,更契合影片“爱情轻喜剧”的类型。



“XX传”、“XX者”、“XX记”到现在的七言剧名,其实体现了中国影视圈浮躁的创作氛围,出品方连起名字都要蜂拥而上,走向标题党,迎合潮流,用统一模板扼杀了多样性,难怪观众会产生审美疲劳,下一部现象级电视剧也难以诞生在这些作品中。


当然,除了有个有记忆点的好剧名外,有趣用心的剧情才是吸引观众的根本,电视剧的品质不是叫个好名字就能盖棺定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