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家车言论12-09 05:53

摘要: 新兴中国车企威马汽车,带我们去“取西经”。

开门见山:


中国新兴的电动车企业威马汽车,目前正在进行着新车研发和工厂自建阶段,工厂位于温州,计划将于2018下半年量产新车。在此背景下,厂方邀请中国媒体探访他们的德国合作供应商,有数字化生产线供应商,甚至还有手工造车的独立品牌,智能化和全手工怎么玩到一起了?到底怎么回事?


对制造业有关注的话,相信应该都会听过“工业4.0”这个口号,它其实是德国提出的未来工业技术形态的口号,在其他国家也有类似概念但叫法不同,比如美国叫工业互联网,中国叫做两化融合中国制造2025,或者还有一个比较通俗的叫法是物联网。所以,我们这回不是去看车,而是去看生产线的。



第一站去的是KUKA,这是一家德国的机器人制造商,在中国有很多的汽车生产线都使用他家的机器人,而目前这家公司已经被中国美的收购,但保持其独立运营状态。KUKA的产品种类其实并不多,只有4种,但都是业界顶尖水准。


供我们参观的生产线颇有意思,是KUKA自己研发建造的工业4.0生产线,用自己的KUKA机器人生产更多的KUKA机器人。它用“最大力气”可承重1.3吨的机器手装配大型机器手的底座,用汽车生产线最常见的机器手做小件装配或涂胶工作,用3C行业常用的快速机器手做比较精细的装配,而最小巧智能的机器手,他们起名iiwa(估计来自电影《机器人瓦力》),这个机器手可以做精密工作,甚至被应用在医疗手术台上,它还可以智能配合人手工作,完全不用护栏隔绝。


机器手其实不是参观重点,工程师在现场给我们演示,他们是如何实现生产线物流智能化(KUKA研发了一种无预设轨迹的智能物流车),并通过云端监控生产状态,甚至跨国界不同工厂做分析数据给出解决方案。也就是说所有的工厂已经有一个在云端的共同后台,机器人固然是现代工厂的重要元素,但绝不是未来智能工厂的最大表象特征。



第二站去的是西门子,印象中西门子是一家大型的硬件制造商,但据说如今西门子在工业4.0的软件方面也有大量的布局。按西门子的看法,他们认为工业4.0能打通从研发到生产的渠道,既能缩短产品从研发到上市的周期,还能让流水生产线最大程度实现柔性化,不是那种用人工达成的柔性生产而是数字化的柔性生产,而且还能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比如监控生产设备可让它的有效使用年限大大增长。参观环节是去看他们的一家大型工业电机厂,里面并未实现工业4.0阶段,这类传统工厂再升级改造难度最大,成本也高,所以还得看实际情况而定。



KUKA和西门子都是威马的供应商,据介绍,KUKA供应机器人,以及所应用环节的数字化系统建设,西门子则为研发部门提供软件系统支持,也是匹配工业4.0标准的。而威马的目标,据规划战略副总裁陆斌说,先是用来造出靠谱的20万元上下的电动车,其次是实现C2M针对客户的定制化生产,甚至实现比特斯拉更短的轿车周期。


探访行程,突然从数字、智能转到全手工。我们前往德国老爷赛车节,那里有一个小型的德国独立汽车品牌叫做Isdera,由一位叫Schulz(下文我暂先翻译为舒尔茨)的工程师兼设计师创立。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汽车品牌,它的所有车型都是手工打造出来,每一个车型都追求超高极速,绝大部分车型极速都超过300km/h。


Schulz和commendatore 112i


当现场见到目前已经年逾七十的舒尔茨先生,我就能理解为什么Isdera是如此造车的了。舒尔茨有从小训练的绘画功底,大学学习的是汽车工程专业,28岁造出一部概念跑车erator GTE,凭借这部车他进入保时捷,先后在造型部门任设计师和赛车部门任试验工程师。但他深深感觉应该自己造更有挑战的汽车,比如他就抱定目标要做超高极速的跑车,利用5年的业余时间完成CW311——使用奔驰的V8发动机,自己设计造型,自行打造桁架车身、底盘,自行匹配整车机械,造出一台极速超过300km/h的双座跑车。


Schulz和CW311的客户


1983年,舒尔茨成立自己的Isdera汽车公司,造出spyder 033i参展日内瓦车展,陆续造出产量较多的imperator 108i,以及针对勒芒24小时耐力赛的commendatore 112i,在1993年之后因为资金问题停止量产车型,后来在2004年还制作了实验性的双V8发动机的autobahnkurier 116i概念车。Isdera属于手工造车,产量并不多,总数据说也就在30辆左右,目前大多数车主仍能开动他们手中的Isdera跑车。


spyder

imperator 108i

autobahnkurier 116i


值得一提的是,舒尔茨还是一位空气动力学专家,他的所有Isdera车型都经过风洞测试,达到非常优秀的风阻系数,即便在没有造车的日子里,他的公司也会接一些工程顾问的工作,看介绍,他还曾参与过F1索伯车队的赛车研发。


威马汽车“推出”这位经历丰富的创始人,以及他所创立的Isdera公司,不是作秀,是准备一起合作造车的。用威马自己的话说,希望Isdera为威马的产品植入性能基因,看重的是舒尔茨在空气动力学和轻量化方面的经验。


回到开头的问题,其实数字、智能看似跟手工制造是两个极端的毫不相关的话题,但对于能否造出靠谱车,我可以肯定,有一个元素是一直不变的,那就是汽车工程的思维。


如今这个时代,创业的玩法跟以前不一样了,资本在其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而资本先行,也使得现在的新创电动汽车品牌,需要更早地起跑,在产品还没有面世之前,各个新创企业的严酷竞争就已经开始了。只是具体路线略有不同,有的先推广概念产品,有的先建生产基地,当然,也有的先包装PPT和发布会。这两年集中地冒出一批新创汽车品牌,预计最快到明年,就能看出谁能成功起跑了。


活动现场,我给大家实拍了几部Isdera车型,还难得地试乘了一番这些已经绝版、又有极高性能追求的老爷车,比起枯燥的工业4.0,这个部分显然有“血有肉”得多,请随我的视频去体验吧——




听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