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洲思考录——10月4、5日微信朋友圈与群留言集锦

摘要: (摘选)有时乃至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能否成功?特别是能否将他人取而代之?并不单纯得取决于我们是否优秀与是否有本事,而是取决于他人特别是对方堕落腐化包括僵化的程度、速度。因此,坚持就是胜利,自身不懈怠,不放弃,不忘记初心就是前提了。

11-09 11:51 首页 竹莲居士


杨洲说说。有时乃至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能否成功?能否开创出自己的东西并立足于现实中?特别是能否将他人取而代之?并不单纯得取决于我们是否优秀与是否有本事,而是取决于他人特别是对方堕落腐化包括僵化的程度、速度。因此,坚持就是胜利,自身不懈怠,不放弃,不忘记初心就是前提了。

 

能成大事者或大学问者要坚定不移,持之以恒,同时博采众长,综合运用多种方法。读书学习研究创作绝不是一日之事,想取得成就成效绝不是一时之功,它需要一个过程,同时需要全面的方法。

 

杨洲说说。我之所以越来越厌恶“情感”,因为我越来越确信,现实的亲情友情特别是爱情被流行的价值理念——“功利”与商业逻辑——“资本”给绑架了,进而变得越来越不纯粹,其中的人沦落成现实资本主导的社会运行的工具而浑然不觉,人性在他们那里变得自私狭隘麻木。而我一直以来都是反功利、资本与人性自私的,同时我不愿被现实束缚。

 

杨洲说说。一种学问能否成为一套学说?有下列几项标志或要求:第一,要么是自成体系,且自圆其说,在思维认识领域能够改变或指导再或影响人们;第二,能有效地且广泛地解决现实问题,或者有着现实的深入实践来衬托与支撑;第三,得到广泛传播,特别是有人自觉自愿地去传播传承,能影响后人。有三者之一,即可成为一套学说。而若是想成为一个门派,则还需要有特定的风格、精神与独特的作法。

 

这本书的作者之一主张:具有高级职称的同志,特别是从事马克思主义原理研究的教授们,应该定一个计划,在若干年内通读《马克思恩格斯文集》。若是这里仅仅指通读一遍的话,我觉得是有问题的,因为通读一遍需要花费若干年吗?我一个月读一遍绝对是粗读;两个月读一遍也是粗读;三个一遍还是粗读;但若是四个月读一遍就开始不是粗读了;五个月读一遍便是细读了……;若是超过一年时间读一遍,我一定可以成为专家。

 

今天是胡雅超先生与黄甜女士新婚之日,我谨以个人名义公开向两位新人表达最诚挚的祝贺恭喜,祝愿他们幸福美满,百年好合。胡雅超先生是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人才计划项目的优秀学员,在“永济蒲韩乡村社区新青年绿色公社”与“老石农场”地成立建设发展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做出了巨大贡献,踏实能干,朴素忠直,这正是他赢得很多人特别是很多同志认可欣赏敬重的地方所在。祝愿他以新婚之日为人生新的起点,再接再厉,为新乡村建设事业做出新的更大的成就与贡献。希望我们面向未来在互相尊重理解与鼓励支持的基础上,互帮互助,并肩战斗,将包括新乡村建设事业在内的积极事业继续往前推进。

 

杨洲说说。按道理说,人是一种能够给于你方向、信心、力量、温暖、宽容与正能量乃至文明与自由的东西,然而,在现实中不是这样的,我越来越感到的不是这些,而是顺从、嘲讽、阴冷、强求、苛责与腐朽粗劣,一起组成对我来的制约与束缚。我越来越不想他人那里得到什么,因为第一他们给于的东西不是自己的想要,而且是自己极端不喜欢的;第二他们即便给好东西,代价也极其高昂,成本或回报我是承受不起的。

 

杨洲说说。我想要的现实或他人给不了,而现实与他人要给的,能给的却不是我想要的。好长时间没有与他人直接的思想交流了,也就不可能得到他人的价值认同与思想共识,因而更加孤独难耐。我们生活在一个周围全是人的世界里,但似乎处处都缺乏人的东西。只能说自己的存在就是一种悲剧吧!

 

我仿佛真的需要信仰下某个宗教,以调解下自己的心理,使性格趋于平和温顺,从而摆脱每日的精神折磨与心情苦闷,否则很容易患病与短寿。然而我又却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与无神论者,同时将自己的独立思考与理性批判精神看得至高无上,因而不可能认可特别是接受宗教。我不是又一个自我的矛盾吗?

 

杨洲说说。我发现且确定我挣钱纯粹是第一为了自己的生存,最简单最基本的生存;第二为了帮助支持别人。与我比起来,他人的挣钱似乎是为了第一向他人炫耀或满足自己的欲望与虚荣心;第二用金钱奴役与支配别人为自己服务。

 

一本书上这样形容马克思的渊博学识与深邃思想:有的人乃至有的理论家或学者苦于没有思想,而马克思则苦于思想过于丰富、活跃而使表达出现困难。我当然不能与马克思相比,但起码也是有思想的人,我承认自己的表达或写作有问题,但决不是无话可说,思想时常枯竭的人。换句话说,我的写作从来不缺少灵感与思路。

 

我崇尚“矛盾的学说”,结果自己首先在各个方面陷入矛盾的境地,包括:我越来越喜欢且擅长读书思考写作的生活,不这么做我觉得生活不下去,结果用脑过度,失眠越来越严重,反过来危害到自己的健康,照此下去照样活不下去。

 

古代的皇帝十个中至少有七个半都是混蛋,混蛋的程度与形态超乎你的想想,要说他们的权力至高无上,钱财就更不用说,国家都是他们的,难道就不能干点正事吗?难道就不能好好地学习成长,成为圣贤伟人吗?不能!他们根本做不到,因为他们根本扛不住“优越的(物质)条件对人的异化效应”,因此古代中国,还亏来有儒家文化乃至有“儒教”(这样说不严格),有士大夫阶层给维系着,否则靠皇帝统治,每个朝代维持不了几十年。不仅仅是权力阶层是这样,富裕阶层也是这样,富不过三代嘛!与之相反,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穷志不穷。在优越的条件下,要想克服或免遭“异化效应”只有两种办法,第一是个人得到良好的独特的教育,包括良好的家庭教育,父母都能深明大义,知书达理,有着积极高尚的情怀思想人格品德乃至“出淤泥而不染”,以让孩子避免(优越的)条件对自身的限制,不过这不容易,并不是每个家庭都能做到的,甚至绝大多数家庭都做不到。第二,人类整体的精神与思想同步跟进,也就是社会历史有了质的进步,优越的物质条件被更加积极合理的利用,人剥削奴役人的现象不断减少,人们对价值理想精神真理艺术的追求不断深入,人类有了新的问题特别是任务,这样人类整体将免遭原来的优越条件对人的异化效应,不这样,人类物质财富的增多,生产力与科技的发展就没意思了,当然这很漫长且艰难。总之,在既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极少有人能够克服“物质条件对人的异化”,进而人对于“物质条件”的理解不要太单纯特别是太唯一了,“物质条件的优越”与“孩子的成长成才成功”没有必然的机械的直接“线性关系”,而要时刻注意“物质条件对人的异化”,主要的关注点应该放在“孩子怎么免遭物质条件的异化上”,决不能用物质条件去堆积孩子的成长发展环境。不谦虚的说,我一直在做“人性问题的研究或者说人性理论的学习”,自然要剖析人的“异化效应”,其中就包括人的教育问题,当前还谈不出高深系统的理论见解,未来应该会有个确切的完整的说法,其中便包括上述看法。

 



首页 - 竹莲居士 的更多文章: